0

水滴,為什么著急上市?

202012/0116:30
2020-12-0116:30
來源: 界面新聞

水滴,為什么著急上市?

核心提示: 線上線下的雙線作戰,對于平臺來說,本來是件好事。但是水滴這種無序的粗狂運營形式,不僅擾亂了社會的正常運轉秩序,而且缺乏至善之心,將社會大眾的善心玩弄于掌心之中,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對于其商業可持續發展并不是好事。

  當傳統商業嫁接互聯網科技,站在資本市場的舞臺上,邪惡的嘴臉幻化成一把大鐮刀,收割著那些善心的小白時,才覺得原來世界并不是那么美好。

  在經歷了地推風波之后,低調的水滴最近又活躍了起來。不僅高調宣布新一輪融資超過2.3億美元,而且還通過資本運作,想要在赴美IPO之前吞下安心財險,以獲得渴望已久的互聯網保險牌照。

  但,事與愿違,在金融監管愈發收緊的環境下,水滴這一曲線收購并沒能如愿。

  據《北京商報》獨家報道,水滴籌入股安心財險的方案在工商完成備案后,遭到監管問詢,目前接近流產。

  監管部門認為,一是水滴公司對安心保險股東通宇世紀的股權收購、變更流程不符合《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二是近期市場上關于水滴的負面輿情偏多,監管部門對水滴的業務模式需進一步研究。

  綜上,監管部門認為水滴及其關聯方在現階段不宜成為安心保險股東及股東的控股股東。

  監管部門的叫停,一方面凸出了相關機構對水滴商業模式發展的有待考證,另一方面也說明了繼螞蟻金服被叫停上市之后,相關機構對涉及到金融風險的系統性管控已經到了深水區。

  商業變現套上“信任危機”枷鎖

  雖然沈鵬多次對外表達做水滴的公益初心,甚至表示如果做不下去就把它獻給公益機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資本的侵蝕,使得他不得不加碼商業產品,加速變現引擎,而這也讓他的初心正在慢慢“變質”。

  比如對募捐金額填寫隨意、對求助者財產狀況不加審核甚至有所隱瞞、對捐款用途缺乏監督等等,水滴的這些“詐捐”行為辜負了社會捐款人的善心,同時也將自己釘在了“失信”的恥辱柱上。

  2019年11月6日,我國首例因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引發的糾紛在北京朝陽法院一審宣判,法院認定籌款發起人莫先生隱瞞名下財產和其他社會救助,違反約定用途將籌集款項挪作他用,構成違約,一審判令莫先生全額返還籌款153136元并支付相應利息。

  經過妻子舉報,這起案件的籌款發起人莫先生一家是拆遷戶,本身不用籌款?;I款文章寫明是為了給孩子治病,但水滴籌上面籌到的錢并沒有用在治病上,而是被挪作他用。

  緊接著在2019年11月30日,梨視頻網站上發布的一段名為《臥底水滴籌:醫院掃樓,籌款每單提成》的視頻引發熱議。這段視頻揭露了水滴籌線下地推人員“掃樓式”的工作過程。

  在發起籌款的過程中,這些地推人員們只是簡單地進行口頭詢問,既不核實患者的病情,也不考慮患者的經濟狀況。除此之外,他們還套用模板,隨意填寫籌款金額,鼓勵患者大量轉發籌款信息。

  每單最高提成是150元,只要完成70單,便能輕輕松松月入過萬。不過,這份工作也實行了殘酷的末尾淘汰制,每個月至少要完成35單,完不成就只能等著被淘汰。

  線上線下的雙線作戰,對于平臺來說,本來是件好事。但是水滴這種無序的粗狂運營形式,不僅擾亂了社會的正常運轉秩序,而且缺乏至善之心,將社會大眾的善心玩弄于掌心之中,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對于其商業可持續發展并不是好事。

  商業模式存憂押注保險恐生變數

  水滴旗下有水滴互助、水滴籌、水滴保三大產品矩陣。從貢獻收入來看,水滴互助和水滴籌并不能為水滴帶來多大的商業營收。因為為了尋求商業模式的差異化發展和提升用戶黏性,水滴采取燒錢補貼以抵消用戶從微信提現所需要的手續費。

  宏觀上來看,這種燒錢補貼的做法雖然制約了水滴的盈利,但卻為水滴帶來了不菲的用戶流量,而水滴保則成為了其流量變現最關鍵的一環。

  據統計,2020年上半年,水滴保險每月的年化簽單保費達到了10億元左右,這使得水滴公司在今年4、5月實現了單月盈利。

  這樣來看,生態閉環效應明顯,但水滴卻陷入了一個“盈利漩渦”。在我看來分為內外兩大方面:

  首先是國家對金融機構的監管越來越嚴格,對金融風險防控更是持續圈緊。

  在螞蟻金服上市被暫停、瑞幸事件持續發酵、安邦保險被接管等一系列事件下,國家對金融機構的監管愈來愈嚴格,而且對新興的所謂披著互聯網科技外表的“具有金融屬性的企業”,更是嚴盯不放。

  因為這些企業本身具有很大的流量,如果直接涉足金融類業務,將會造成諸如瑞幸咖啡這類家丑事件,影響資本市場信心,影響市場資金有序正向流動,最終引發金融系統性社會風險。

  比如今年九月,銀保監會打非局發布《非法商業保險活動分析及對策建議研究》點名“水滴互助”,直言其平臺會員數量龐大,屬于非持牌經營,涉眾風險不容忽視,部分前置收費模式平臺形成沉淀資金,存在跑路風險,如果處理不當、管理不到位還可能引發社會風險。

  其次是水滴做保險經紀涉嫌欺騙被罰款,容易引起險資企業的聯合倒戈。

  收購安心財險不成,至少還有保險經紀業務可以作為盈利支撐。但是水滴的保險經紀業務前期大多以短險為主,無法打開市場想象空間。而且在運營業務過程中,還涉嫌欺騙,最終被相關機構罰款。

  今年七月,水滴旗下保多多保險經紀有限公司因為涉及欺騙保險人、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隱瞞與保險合同有關的重要情況等違法違規行為,陜西銀保監局做出罰款76萬的決定,是保險經紀公司中最大一張罰單。

  

 

  水滴這種欺騙操作,無異于將自己推入到與險資企業對立的軌道上來,如果處理不當,恐引起合作伙伴的集體倒戈,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

  最后是水滴保用戶多為下沉市場用戶,保險附加值不高。

  一般來說,在水滴籌上看病籌款的基本為家庭困難者,如果選擇保險,也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這樣會導致水滴保險品種無法實現多元化運營。而且即使設置彈窗引導捐款者,我感覺轉化也不大。

  因為保險具有強關系鏈或者長期固定合作關系的特征,并不是因為一個所謂的前端頁面0元引導就能輕松轉化。據悉水滴保險總保費中僅20%來自給捐款者的推薦。

  而且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水滴保險商城累計保障用戶數量超過1.4億,保障家庭數超7100萬,覆蓋國內近94%的市縣,76%的用戶來自三線及三線以下城市。

  由此來看,水滴保用戶多為下沉市場用戶,轉化容易留存難,實現高附加值轉化更難,所以水滴押注保險業務變數很大。

  重商輕言追上市恐損害投資人利益

  從水滴的產品矩陣和運營機制可以看出,燒錢——獲取用戶和流量——流量變現,這套互聯網模式為其帶來了完美的商業生態閉環,但這個生態運轉折射的是一個病態的商業生意經。從一開始的公益初心到現在的無所不用其極的商業轉化,再加上資本的持續推動,水滴的目標也越來越讓人覺得就是為了奔上市而去的。

  以上市為目標的企業,最終往往會因為重商輕言而被市場淘汰,因為這個短淺的目光背后,銷毀的是太多人的善心,而無法長期主義的特征也勢必會損害投資人的利益。

  水滴下一站,上市,你看好嗎?

關鍵詞:

為你推薦

尤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