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四問中國冰雪產業

202203/2310:56
2022-03-2310:56
來源: 經濟日報

四問中國冰雪產業

核心提示: 我們共同為冰雪產業勃興而高興,也在“問道”這個新興產業如何行穩致遠。

北京2022年冬奧會、冬殘奧會精彩落幕,而我國冰雪產業發展則大幕初啟,期待演繹出更加精彩的樂章。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就像是一個彈射器,可以推動我國冰雪運動和冰雪產業飛躍式發展”。以2015年北京成功申辦冬奧會、冬殘奧會為契機,短短幾年,我國冰雪產業隨著冰雪運動的開展而“出山海關”,“過長江”“越秦嶺”,南展西擴東進,從起步到發展,經歷著一個快速成長期。

“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是一個有時代意義的標志。日前,記者走訪冰雪運動場館經營者,探訪冰雪裝備制造企業,求教體育經濟專家學者和政府官員。我們共同為冰雪產業勃興而高興,也在“問道”這個新興產業如何行穩致遠。

冰雪產業為什么能快速發展?

天寒成冰,冬雪鋪銀,這在很多地方并不陌生。資料顯示,我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穩定季節冰雪面積有420萬平方公里。盡管如此,冰雪在很長時間卻沒有成為“產業”。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經濟司副司長彭維勇說,過去東北等地有過一些滑雪、冰雕展覽等以娛樂為主的冰雪項目,但人們并未從“產業”角度去看待冰雪。

冰雪產業為什么最近六七年興起且進入快速增長期?人們自然會想到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的成功申辦與舉辦。其實,冰雪產業快速發展,有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的“彈射”作用,也有其經濟社會發展的內在邏輯。

某種意義上說,產業形態是經濟階段性特征的表現,經濟社會發展的新階段催生了冰雪產業。北京體育大學教授白宇飛長期關注體育經濟。他說,研究表明,一國人均GDP突破8000美元后通常會迎來消費升級,1萬美元是體育產業爆發的重要關口,同期冰雪產業會實現快速發展。

1976年和1978年,美國人均GDP分別突破8000美元和1萬美元,隨后競賽表演、健身休閑等體育產業迅速成長;1978年和1981年,日本人均GDP分別突破8000美元和1萬美元,自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起滑雪運動快速發展。

從經濟發展來看,我國2015年人均GDP約為8000美元,也恰好在這一年成功申辦北京冬奧會。2019年我國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這說明我國經濟發展水平已經達到一個新階段,也標志著冰雪產業發展“到時候了”。

“這個時候”出現的標志,大致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待。一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對體育消費需求不斷增加。京東發布的《2022春節假期消費觀察》顯示,今年春節,滑雪運動類商品整體成交額同比增長322%;冰上運動類商品整體成交額增長430%。體育消費需求增強,是催生冰雪產業的重要原因。二是體育事業總體發展水平提高。去年底,國家統計局、國家體育總局發布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體育產業總規模(總產出)為27372億元,增加值為10735億元。從內部構成看,體育服務業增加值為7374億元,占體育產業增加值的比重為68.7%。體育用品及相關產品制造增加值為3144億元,占體育產業增加值的比重為29.3%。

體育事業與經濟社會發展相互促進。體育消費需求的增加,推動著體育事業發展水平的提高。冰雪運動豐富了體育需求,滿足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也成為冰雪產業發展的直接動力。

2016年3月7日,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黑龍江代表團審議時提出,綠水青山是金山銀山,黑龍江的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2018年9月份,在沈陽主持召開深入推進東北振興座談會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貫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的理念,要充分利用東北地區的獨特資源和優勢,推進寒地冰雪經濟加快發展。

在“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發展理念帶動下,人們對冰雪的認識發生了轉折性變化。這幾年,國家陸續出臺多項與體育消費和冰雪產業發展相關的文件。

2016年11月份,國家體育總局等4部門聯合印發《冰雪運動發展規劃(2016—2025年)》,其中“冰雪運動產業體系初步形成”是規劃目標之一。2019年9月份,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全民健身和體育消費推動體育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提出加快發展冰雪產業的要求。同年,工信部等9部門聯合印發《冰雪裝備器材產業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

在冰雪運動“南展西擴東進”戰略指引下,把“冷資源”做成“熱經濟”成為很多地方的自覺選擇。北京體育大學教授鄒新嫻介紹,先后有26個省份出臺促進冰雪運動和冰雪產業方面專項政策。

“冰雪‘熱’不是今年突然開始的。2015年北京成功申辦冬奧會、冬殘奧會以后,市場經歷了一個逐漸升溫過程。”北京陶然亭公園冰雪嘉年華經營者金釗的感受,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冰雪運動帶動產業發展的過程。

金釗經營的嘉年華,2009年至2010年雪季游客只有4萬多人次;疫情發生前的2018年至2019年雪季,則達到了15萬人次。

從籌辦到舉辦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冰雪運動發展改變了冰雪產業的狀況。這直觀地表現在兩個方面:

——冰雪運動場地增多。截至2021年1月,我國有803個室內外各類滑雪場,較2015年增幅達41%;有654塊標準冰場,覆蓋30個省份,較2015年增幅達317%;

——冰雪運動人數增加。全國居民冰雪運動參與人數達3.46億,參與率達24.56%,12個省份的參與率超30%。

冰雪市場主體不斷涌現,成為直接推動冰雪產業發展的力量。以“滑雪”“雪地”“造雪”“冰雪”為關鍵詞搜索我國冰雪相關企業,至2022年1月有2.15萬家,其中,2021年新增注冊量為3933家,達10年之最。據統計,目前冰雪領域的社會投資額占比約為86%。同時,2018年到2020年3年間,冰雪旅游重資產投資規模近9000億元。

探尋冰雪產業的發展邏輯,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經濟社會發展催生了冰雪產業,而發展冰雪產業又滿足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發展以冰雪運動為基礎的冰雪產業,有利于滿足群眾多樣化體育文化需求、推動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深度融合,對于建設健康中國和體育強國、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具有重要意義。

冰雪產業包括哪些內容?

我國冰雪資源分布不均衡,南北差異大,冰雪產業發展時間短,基礎條件差。但短短六七年時間,冰雪產業“開枝散葉”,呈現出一番欣欣向榮的氣象。

“冰雪產業”已經成為一個熱詞。但是,冰雪產業究竟包括哪些內容?認識產業全貌,就必須細究這個問題。

較早提出“冰雪產業”的政策性文件是2016年1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等4部門聯合印發的《冰雪運動發展規劃(2016—2025年)》。這個文件提出“冰雪運動產業體系初步形成”的規劃目標,具體指出加快推動冰雪健身休閑業、積極培育冰雪競賽表演業、創新發展冰雪裝備制造業3個方面。這些年,我國冰雪產業就是沿著這個軌跡快速發展的。

冰雪健身休閑業包含在各地發展熱情很高的冰雪旅游中。中國旅游研究院在大量調查基礎上,形成了《中國冰雪旅游發展報告(2022)》。報告顯示,冰雪休閑旅游人數從2016至2017冰雪季的1.7億人次增加到2020至2021冰雪季的2.54億人次,預計2021至2022冰雪季我國冰雪休閑旅游人數將達到3.05億人次。

該報告顯示,被調查者中有90.1%的民眾曾以不同形式體驗過冰雪旅游,每年有63.3%的人體驗過一兩次冰雪旅游,有24.8%的人體驗過三四次。參與報告撰寫的中國旅游研究院戰略研究所博士韓元軍認為,這表明我國正在從冰雪旅游體驗階段進入冰雪旅游剛性需求階段。

如今,冰雪旅游在全國呈現出“三足鼎立、兩帶崛起、全面開花”的格局。“三足”就是東北、京津冀和新疆3個區域;“兩帶”指以西藏、青海為代表的青藏高原冰雪觀光旅游帶和以川黔鄂為代表的中西部冰雪休閑旅游帶;“全面開花”是指各省份都形成了冰雪旅游亮點、增長點和主打產品,南方和北方都不同程度通過藝術、運動、旅游等相結合手段實現了冰雪休閑旅游產品供給。即使在廣東省,也已經有室內冰場14家,場館總面積超過2萬平方米;室內雪場2家,場館總面積達到10萬平方米。

冰雪裝備制造業是冰雪運動發展的基礎保障。我國2019年專門出臺了《冰雪裝備器材產業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文件,提出到2022年冰雪裝備器材產業年銷售收入超過200億元,年均增速在20%以上。

政策推動冰雪裝備制造業加速發展。黑龍國際冰雪裝備有限公司是1951年成立的老企業,前身是齊齊哈爾冰刀廠,曾被國家指定為冰刀、冰鞋配套生產的唯一定點廠家。冰雪產業發展政策讓這家老企業煥發了青春活力。

記者在黑龍公司生產車間看到,一條由7臺德國庫卡機器人組成的智能化冰刀生產線格外顯眼。公司副總經理胡君介紹,這條生產線可以對27種不同規格參數的冰刀零部件、21種組合進行智能裝配焊接,年產冰鞋300萬套?,F在,黑龍公司生產冰刀、滑雪板、冰雪器材等3個系列產品,年銷售額2019年就達到3500萬元,這兩年受疫情影響有所下降,但今年預計也將達到2500萬元。

工業產業園成為冰雪裝備制造業的重要基地?!侗┻\動發展規劃(2016—2025年)》提出,建立一批產業規模較大、集聚效應明顯的國家冰雪產業示范基地;建設一批具有較高知名度的國家冰雪產業示范企業;培育一批特色鮮明、市場競爭力較強的國家冰雪產業示范項目。目前,北京、河北、黑龍江、吉林、遼寧、河南、陜西7省份已出臺支持冰雪裝備制造產業發展的政策文件,在建和規劃的冰雪產業園區達20多個。

我國冰雪裝備制造業起步較晚,但產業園區發展卻立足于世界前沿。一些冰雪產業園區正在建設以冰雪裝備研發、設計、制造、檢測、流通、倉儲于一體的冰雪裝備產業基地。承辦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的河北張家口賽區,冰雪裝備產業園區面向法國、瑞典、意大利等多個歐美冰雪強國開展合作交流,吸引和集聚國內外冰雪裝備企業落戶。截至目前,全市簽約冰雪裝備研發制造項目54項,其中有法國、美國、意大利等國家和地區的25個項目投產運營。這里還組建了河北省首個冰天雪地科技企業孵化器,成立了河北省冰雪產業技術研究院,舉辦了河北張家口冰雪產業博覽會,著力打造冰雪產業“產學研用一體化”基地。

冰雪賽事也越來越熱。其熱度可以用兩個“高”來概括。在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上,我國運動員不僅實現了全項目參賽,而且金牌數、獎牌數都創歷史新高。比競技賽事成績更重要的是大眾參與度提高。從2014年開始,“全國大眾冰雪季”成為示范性群眾冰雪品牌活動。連續舉行八屆,每年一個主題,推動群眾性冰雪運動不斷深化。在第七屆全國大眾冰雪季期間,全國舉辦群眾性賽事活動1200場,參與規模超過1億人次。

從2016年開始,全國各地舉辦的冰雪活動數量明顯增多,漸成體系。大眾娛樂冰雪賽事活動內容越來越豐富,參與人群也逐年增加。僅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每年就有12個冰雪旅游節慶和400多項冰雪主題活動。即使在廣東省,截至2021年11月底,冰雪運動協會舉辦群眾冰雪運動比賽及活動也有27項次,參與群眾及各項運動愛好者達200多萬人次。

冰雪產業為什么“亮眼”?

冰雪產業這幾年格外“亮眼”。

彭維勇用一組數據介紹冰雪產業的“亮度”:2013年到2019年,全國冰雪產業規模從1177億元增長到5200億元,年均增速達28.1%。而2015年到2019年,全國體育產業總規模年均增長14.58%。冰雪產業增速遠遠高于體育產業整體增速。

冰雪產業是怎么“亮”起來的?有哪些特點?或許可以用“長、寬、高”來概括。這是冰雪產業帶動經濟發展、滿足人們幸福感獲得感的關鍵所在。

冰雪產業有多“長”?要用產業鏈條來度量。從造雪、壓雪等機械制造,到體育器材、服裝,乃至于健身、休閑、人才技術培訓等,冰雪產業本身是一個很長的產業鏈。即使單從冰雪制造業看,也可以上下延展,上游有造雪技術、壓雪車制造等機械制造技術,向下可以延伸至冰雪服裝甚至印花、裝飾等行業。每個鏈條都能延長,而且整個產業鏈在城鄉地域之間連結,帶動了鄉村振興。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籌辦直接促進了張家口地區的脫貧,這已為大家所熟知。這樣的故事還在很多其他冰雪資源豐富但相對偏遠的地區演繹著。新疆阿勒泰地區哈巴河縣雅居床服有限責任公司搭上冰雪產業鏈快車,研發生產滑雪服裝,2020年銷售額突破2000萬元。

冰雪產業有多“寬”?可以從產業橫向融合來衡量。我國多項政策提倡冰雪產業與相關產業深度融合,增強產業創新力,提供多樣化產品和服務。冰雪產業呈現融合發展趨勢,不斷拓寬產業邊際。

從產業形態看,冰雪產業帶動了二三產業融合。數據顯示,雪場票價收入每增加1元,可帶動交通、住宿、餐飲等相關行業增收超過4元。北京漁陽滑雪場總經理李新華說:“今年春節假期,不光雪場人流明顯增長,周圍的酒店、民宿也是一房難求。來滑夜場的人多,帶動了雪場附近的餐館生意。”

冰雪產業在拉動就業方面顯示出獨特優勢。黑龍江省尚志市亞布力陽光度假村副總經理鄭敏告訴記者,景區員工有2000余人。亞布力滑雪場已成為推動當地就業的一大主力,村民大量從事雪具租賃、特色餐飲、鄉村民宿、東北民俗表演等多種職業。這兩年,新疆伊犁州冰雪旅游促進了當地民宿發展。他們打造旅游民宿2095家,改善了當地就業結構,拓寬了農民增收渠道。內蒙古烏蘭察布市涼城縣,2018年滑雪場運營以來帶動就業人員1284人。

冰雪產業有多“高”?要看科技創新。冰雪運動本身對技術有一定要求。冰雪產業發展攀上新高度,靠的是技術創新的不斷突破??稍诹阆?0攝氏度打碎板結雪層、攀爬45度雪坡的大馬力SG400壓雪車在崇禮多家雪場投運,填補了我國壓雪車領域的空白;由砸不爛、凍不壞的耐低溫抗沖擊復合材料制成的國產雪蠟車已輾轉新疆、河北、北京多省份,為多項賽事提供保障任務;綠色環保的高效儲雪技術助力北京冬奧會實現了“用雪自由”……

冰雪裝備的每一點進步,都有著技術創新的堅實支撐。安踏公司自主設計的短道速滑比賽服,實現了世界最輕、最透氣。這款服裝采用最新防切割技術,強度是鋼絲的15倍,重量比尼龍和滌綸輕30%。冬奧賽場上的鋼架雪車,要求2名運動員站在兩側推車前進。為了運動員的鞋,安踏采用行業獨創的導流板和翼型降阻設計,鞋釘用了3D打印鈦合金技術,增加作用力;鞋底是異形曲面碳板科技,材料回彈力提升2%。這些創新技術能讓運動員成績最高提升0.054秒,平均提高0.023秒。2020年,黑龍公司首次研制出T型速度滑冰高端冰刀。這款冰刀采用粉末合金刀刃、鈦合金刀管,在增加冰刀結構穩定性的同時,降低刀身自重10%,為提高運動員競技水平注入新動力。黑龍公司總經理鞠培鴻說,做好冰雪文章,重要的就是提高產品科技含金量。

彭維勇說,冰雪裝備制造業補上了冰雪產業發展的短板,也為體育用品制造業的轉型升級樹立了樣板。首都體育學院原校長鐘秉樞認為,北京冬奧會為我國體育產業走向國際化、打造國際品牌奠定了基礎。

如何破除“成長的煩惱”?

我國冰雪產業正處于“成長階段”,這是專家們作出的判斷。

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是冰雪產業“成長”的深厚沃土。2022年1月初發布的《“帶動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統計調查報告》顯示,18歲及以上居民的冰雪運動參與率為26.95%,其中18歲至30歲居民冰雪運動參與率最高,為37.27%,參與人數為0.82億人,青少年成為參與冰雪運動的主力軍。一直從事冰雪運動的金釗樂觀地說,當越來越多年輕一代把冰雪消費當成習慣,冰雪運動、冰雪產業必將迎來更廣闊的市場。

“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明確提出,要持續推進冰雪運動發展;2021年10月發布的《“十四五”體育發展規劃》,也擘畫出冰雪運動和冰雪產業發展的新藍圖。未來幾年,冰雪產業發展還將持續沐浴政策扶持的春風。

既然是“成長”,冰雪產業就難免有“煩惱”。

冰雪旅游格局已經清晰,但是區域發展不平衡;冰雪裝備產業取得多項創新突破,但缺乏叫得響的品牌;冰雪產業帶動就業新需求,但人才短缺仍是短板;冰雪文化已經破題,但還需要持續發力;智慧冰雪已經提上日程,但推進仍不充分……這些都是冰雪產業“成長的煩惱”。

“后冬奧時期”,冰雪產業要穩步向前,該如何破除“成長的煩惱”,更好開創新局?

“關鍵是‘因地制宜’4個字。”彭維勇認為,保持冰雪熱度不意味著冰雪產業無節制地擴張,要防止“一哄而上”。盡管冰雪運動已經形成“南展西擴東進”的格局,但冰雪產業發展仍然需要加強戰略規劃和頂層設計。要進一步完善冰雪產業區域發展體系,引導各地因地制宜發展健身休閑、競賽表演、技能培訓、裝備制造、冰雪旅游等業態。他認為,“深入踐行‘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發展理念,必須充分考慮各地地貌、生態環境等自然資源稟賦,因地制宜建設冰雪場地設施。”

在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前提下發展冰雪產業,是各地探索的實踐。冰雪資源富集的黑龍江省與中科院聯合開展全省冰雪旅游資源普查。黑龍江省文旅廳資源開發處李慶江告訴記者,資源普查就是為了摸清家底。家底清了,才能實現冰雪產業高質量、差異化發展,才能做到因地制宜,避免無序開發和同質化競爭。吉林省則提出,冰雪發展的核心是發展冰雪與保護冰雪生態要相得益彰。

冰雪資源與需求不匹配,也是“成長的煩惱”。我國冰雪資源豐富,但存在北多南少的不均衡性。北方冰雪資源好但消費能力有限,南方冰雪資源有限但消費需求強勁。韓元軍認為,北方一些地方發展冰雪產業要著眼于“外面的世界”,努力吸引更多外面的人來享受冰雪之樂。彭維勇也認為,“發展冰雪產業,當地人不應是‘看客’,而要做有專業素養的服務人員,真正實現資源轉化,把冰雪資源轉化為經濟發展動力”。

冰雪產業帶動了就業,但人才欠缺仍然是制約產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因素。“冰雪運動對從業者的專業素養要求較高。從冰雪設備的使用維護到冰雪旅游產品的設計開發,從冰雪賽事的組織運營到冰雪場館的高效運轉,都需要專業人才作為支撐。”鄭敏說。

黑龍江省建起冰雪體育職業學院,成立冰雪產業研究院;河北張家口市著力打造冰雪運動培訓體系,創建59家冰雪運動培訓基地,在當地10多所大中專院校開設冰雪運動和冰雪產業相關專業20余個。盡管如此,冰雪產業發展仍迫切需要補齊人才這個短板。冰雪運動員、教練員、指導員/輔導員大量缺乏;大多數滑雪場經營管理人員是投資者,經營管理人員稀少;冰雕雪雕創意人才和冰上娛樂項目創意人才難求……說到人才,無論是冰雪產業研究者,還是產業經營者都列舉出許多。專家建議,一方面要加快引進高端專業人才,另一方面要支持有條件的高校開設相關專業,加快人才培養步伐。

冰雪旅游“三足鼎立、兩帶崛起、全面開花”的格局已經形成。但是還需要下“繡花功夫”。寒地交通網建設為冰雪旅游注入新動力,區域中心城市間高鐵交通便捷,形成了“城際旅游圈”。然而,冰雪運動和冰雪旅游配套交通服務跟不上,有些城市城鎮直達滑雪場的公共交通運輸體系沒有建立起來,住宿酒店與滑雪場交通不便;滑雪配套服務要素不全,一些滑雪場除建有雪具大廳外,酒店、餐飲、娛樂、購物等服務缺失,只能提供簡易快餐服務;還有的滑雪場地,公廁仍然是基礎設施建設重點。這些都說明,繪制“南展西擴東進”的冰雪產業圖景,冬奧之后還需要一番工筆細描。

冰雪文化是冰雪產業核心競爭力的重要內容。各地這幾年都有了發展冰雪文化的自覺。黑龍江省齊齊哈爾拍攝了冰球題材院線電影《飛吧冰球》,七臺河市創作了反映滑冰教練事跡的電影《破冰》《上冰》;吉林省提出將冰雪文化地標化,將冰雪故事國際化,謀劃建設國家冰雪博物館。但是,冰雪文化建設還沒有出現影響力大的作品,冰雪產業如何借助文化提升競爭力,任重道遠。

“中國實現了超過三億人從事冰雪運動目標,這是前所未見的偉大成就,將成為本屆冬奧會向中國人民和國際奧林匹克運動作出的重大貢獻,也將從此開啟全球冰雪運動的新時代。”親眼看到北京冬奧會準備工作之后,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感慨地說。

“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這不僅是新增的運動人口數量,更成為標注一個時代的維度。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開啟了一個全球冰雪運動的新時代,我們也將迎來中國冰雪產業的新時代。(魏永剛 張雪 常理 康瓊艷)

關鍵詞:

為你推薦

尤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