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賣俗扮丑的“流量乞丐”為何屢禁不絕?

202203/2918:10
2022-03-2918:10
來源: 新華社

賣俗扮丑的“流量乞丐”為何屢禁不絕?

核心提示: 國家網信辦有關負責人近日介紹,2022年“清朗”系列專項行動中,將重點清理“色、丑、怪、假、俗、賭”等各類違法違規的直播和短視頻。

國家網信辦有關負責人近日介紹,2022年“清朗”系列專項行動中,將重點清理“色、丑、怪、假、俗、賭”等各類違法違規的直播和短視頻。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網絡直播平臺上部分主播以低俗、惡俗直播內容博眼球,淪為“流量乞丐”。有的賬號被封后,主播重新注冊賬號,繼續進行惡俗直播;有的主播為了躲避封禁,同時使用多個賬號。

賣俗扮丑博流量 贏利變現手段多樣

記者調查發現,不少直播內容違背公序良俗。有的主播直播時衣著暴露、動作撩人,甚至在胸部上方寫著挑逗字樣;有的當眾做出嘶吼謾罵、打屁股、用洗腳水淋頭等出格舉動;有的在直播平臺進行視頻連麥時,用污穢低俗的方言相互調侃;有的主播為吸引眼球,以身試險在鐵軌旁的道砟上跳舞。

有的網絡主播在直播時甚至嚴重侵擾他人正常生活。2021年初,“拉面哥”程運付因“3元一碗的拉面15年不漲價”走紅。為蹭熱點,各路“網紅”隨即涌入他的家鄉進行圍觀直播。一名驅車6小時到程運付家鄉做直播的視頻博主接受采訪時直言,他知道這種行為打擾了程運付的正常生活,但在流量時代,這種做法沒什么大不了的。

多位業內人士介紹,一些網絡主播以低俗、惡俗內容賺流量,獲得打賞分成。

記者2月中旬觀看了一場直播。貴州安順,室外溫度0℃,一名網絡主播端著一盆冷水,舉過頭頂一澆而下,發出刺耳的尖叫聲。這是他在接受懲罰——幾分鐘前,他剛剛輸掉一場PK(挑戰)。

直播間數據顯示,這名主播在PK中得到2381票,對手則獲得了33167票。業內人士介紹,在直播間進行連線PK時,以票數計算收入,平臺抽成50%后,博弈雙方到手的收入分別約為115元和1650元。

“打PK的時候如果想票數高一點,又沒有很突出的才藝,就只能打懲罰比較狠的PK。”一位網絡主播說。

上海一傳媒公司工作人員介紹,部分這類主播還會通過接廣告、參加商業活動等方式變現,“只要有流量、有粉絲,價格往往不菲”。一名靠“土味”走紅的網絡主播曾說,請他參加活動需在五星級酒店安排住宿,且出場費須在35萬元以上。

屢禁不絕背后:賬號被封重新注冊,同時使用多個賬號

據統計,截至2020年底,我國網絡直播全行業主播賬號累計超1.3億,日均新增主播的峰值為4.3萬人。記者調查發現,不少網絡主播以低俗、惡俗視頻賺流量,相關平臺不斷對其進行處罰。

2021年9月,抖音安全中心永久封禁存在內容低俗、惡意博眼球等問題的賬號17487個,下架相關內容133495條。2021年10月15日至12月30日,抖音直播共處罰存在教唆煽動、辱罵挑釁和低俗PK游戲等違規行為的網絡主播1200余人。今年1月1日至2月10日,抖音直播又處罰了781個存在這類行為的直播間。

微信視頻號直播功能上線以來,也出現少部分主播為博取打賞,無下限進行低俗直播的情況。2021年6月1日至10月15日,微信安全團隊累計處理了超過1.2萬個存在相關行為的直播間,對5900個主播賬號扣除信用分并追加賬號級別處罰。

記者調查發現,隨著平臺不斷加強審核力度,大量不合規主播賬號被封禁。然而,在流量變現的利益刺激下,不少網絡主播為逃避審查不斷注冊新賬號,同時擁有多個可用的直播賬號。

去年11月,一名網絡主播輸掉PK后,將懲罰內容拍成視頻,用小號上傳至抖音。在該視頻中,他脫掉外衣,身著短袖跳入一處水塘“冬泳”。

“我現在手上有3個賬號,打PK隨時都可能會被封號和限流,每次被封號后我都會注銷原賬號,重新注冊新賬號。”一名網絡主播說。

嚴懲違法違規行為,對主播賬號實行分類分級管理

對于網絡直播的規范不斷加強并細化。2021年2月,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等7部門聯合發布《關于加強網絡直播規范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嚴懲違法違規行為,全面清理低俗庸俗、封建迷信、打“擦邊球”等違法和不良信息。同時,建立直播賬號分類分級規范管理制度,對主播賬號實行分類分級管理。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平臺已探索相關機制。目前,抖音已推出熱點事件保護機制,打擊蹭熱度和惡意炒作等行為。電影《親愛的》原型人物孫海洋一家團聚時,一些網絡主播進行不當直播。去年12月,抖音直播處罰了49個有關直播賬號。此外,抖音直播還發布了“社區自律公約”,并持續更新相關內容。

貴州一家文化傳播公司負責人介紹,部分網絡主播缺乏才藝,但又不愿認真做內容,只能靠低俗、惡俗的直播內容和無底線的“表演”來吸引眼球,增加熱度,進而索取禮物,獲得收益。“靠低俗吸引流量是走不遠的,監管將倒逼主播提升自我素質,通過良好的業務能力得到受眾認可。”

受訪專家和業內人士建議,在網絡直播監管中,需構建涵蓋全流程的跨部門、多領域、常態化監管機制,建立部門聯動協調機制。

“直播平臺應加強人工審核,彌補技術漏洞,切實履行好把關職責。”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副教授張波等專家表示,網民和公眾也應自覺抵制低俗、惡俗類網絡直播,主動參與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記者 鄭明鴻)

關鍵詞:

為你推薦

尤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