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段永平門徒”的快與慢

202203/2115:24
2022-03-2115:24
來源: 中國企業家

“段永平門徒”的快與慢

核心提示: 這家成立不到7年、起家于印尼的公司,作為后來者開始了一場全新的海外賽跑。

沒有打不完的子彈,即便是會打洞的兔子,也不例外。

李杰不算出名,但一貼上“段永平門徒”的標簽,會經常被置于聚光燈下;他創業的賽道擁擠飽和,但提起極兔速遞的發展,又常被作為研究對象。

因為這只“兔子”跑得太快了。

2015年,OPPO印尼創始人、前任CEO李杰在印尼創辦了極兔速遞。2020年,極兔速遞才姍姍來遲進入中國市場。入場晚,在競對幾乎無視其存在時,卻攪動了原本嚴絲合縫的快遞市場。僅用一年時間,極兔就達到日均2000萬單。這一目標,申通花了16年,圓通花了18年。

2021年10月份,極兔速遞更是上演了一場后來居上的戲碼,斥資68億元收購了老玩家百世快遞。據華創證券測算,極兔速遞與百世快遞整合完成后,日均訂單量將達到4000萬~5000萬,在中國快遞市場拿下15.4%的市場份額。更有象征意義的是,此次收購完成后,極兔不再僅與拼多多捆綁,也首次進入到阿里體系。

今年一開年,這只“兔子”又加速跑向更多地方“覓食”。

3月9日,根據極兔國際官方微信訂閱號公布的消息,“極兔國際正在對接亞馬遜后臺承運商服務中”,“計劃開通的站點有阿聯酋、墨西哥、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

不過,3月15日《中國企業家》再次查詢該訂閱號時,這條消息已被刪除。不管是哪種原因刪除了這則信息,都無法掩飾極兔對全球快遞市場的野心。

就在半個多月前,極兔宣布正式進駐拉丁美洲市場,并在墨西哥起網運營,墨西哥版本的極兔速遞APP將上線;1月7日,極兔宣布正式在阿聯酋和沙特阿拉伯兩國起網運營快遞,現已在當地建立全國性的自有配送網絡和本地化的倉儲系統。

這家成立不到7年、起家于印尼的公司,作為后來者開始了一場全新的海外賽跑。極兔官網顯示,極兔速遞的快遞網絡已經覆蓋了中國、印尼、越南、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柬埔寨、新加坡、阿聯酋、沙特阿拉伯和墨西哥11個國家,覆蓋全球超過20億人口。

“此次極兔進入亞馬遜后臺是必然,因為京東、淘寶已經有固定的合作伙伴,極兔需要一個大型的電商業務資源來合作,剛好亞馬遜相對市場更為廣泛。”某全球物流公司的運營總監徐陽告訴《中國企業家》。

迅速擴張的底氣來自于資本的加持。

僅2021年,極兔速遞便完成了三輪融資:2021年4月,極兔速遞獲得了一筆18億美元的融資,由博裕資本領投5.8億美元,紅杉資本和高瓴跟投;2021年8月完成一筆計劃額度2.5億美元的融資;2021年11月,極兔速遞又完成了17.35億美元C1輪融資。

經歷三輪融資后,極兔的估值接近200億美元,約合1260億元人民幣,成為菜鳥網絡外,第二個估值超過千億的物流公司。

此前,業內還傳出“ 字節跳動已完成對極兔速遞的投資”的消息,但從極兔的海外布局來看,這只“兔子”的野心并不是想成為字節跳動的“菜鳥”,它對標的更像業務遍布全球2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UPS。

不過,用戶卻發現,這只“兔子”最近幾個月實在是太慢了。

打開微博在搜索框輸入“極兔”,大部分都是對極兔的投訴和吐槽?!睹咳战洕侣劇吩鴪蟮?,極兔有的快件被耽擱近一個月,最終被原路退回,極兔客服解釋極兔變龜速的原因是:融合。2021年10月,極兔宣布68億元收購百世快遞,這場收購帶來的整合明顯影響了極兔的“速度”。

可能讓極兔更難受的是,這場并購也給了競對機會。3月9日,圓通速遞公告稱,2022年1至2月,公司實現快遞業務完成量22.97億票,同比增長27.81%?!敦斝聰祿ā贩治鐾扑闫錁I務量增速領先行業9個百分點,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極兔整合百世過程中帶來的“件量溢出”。

兔子總會“打洞”,鑿出新空間。但這只“兔子”也因為低價、整合等問題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爭議和挑戰。同時,沒有打不完的子彈,即便是會打洞的兔子,也不例外。

兔子般的速度

在2021年3月舉行的順豐2020年財報溝通會上,順豐一名高管反思:“雖然我們頭部企業占領了整個市場80%的份額,但是當低價同行進入之后,市場份額守不住。這意味著單靠規模做市場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規模再大也守不住市場。這是我們戰略角度看到非常深刻的教訓。”

這個“低價同行”就是極兔。

事實上,李杰帶給人們的故事似曾相識。同被稱為“段永平門徒”的黃崢,在2015年9月創立拼多多,此時阿里巴巴電商業務全年GMV接近3萬億元,京東將近5000億元。但在與兩家“巨人”的角力中,黃崢借著低價策略創造了最快電商平臺發展紀錄,用三年時間將拼多多帶上納斯達克。2020年年底,拼多多市值一躍超過京東。

“拼多多和極兔的打法很像,都抓到了一個痛點去打,那就是便宜。”某電商企業創始人江薇薇評價道,“極兔入場時,快遞業已經是紅海中的紅海,是亂拳打死老師傅的時候了。”

在紅海中淘金總需要一些段式勇氣。段永平一直提倡“敢為天下后,后中爭先”,意為在本來擁擠的市場中,并非嘗鮮者,而是等到研究透市場后再入局,從而一舉超過競爭對手。

“我們一定要先看看市場,再看看競爭對手。當我們覺得自己有實力、有能力,并且可以打敗競爭對手以后再進入,然后才可以將它做到最好,樹立起自己的品牌知名度和美譽度,爭取到相應的市場份額。” 段永平曾分享。

不過,極兔的誕生并不是一個“后中爭先”的故事。

“OPPO去印尼的時候,那邊還沒有快遞,只能自己建。”一位印尼OPPO代理商告訴《中國企業家》。印尼是OPPO進軍海外的第一站。2013年,不懂英語的李杰在拿到護照后三天便前往印尼,他的任務是為OPPO開耕一片荒蕪之地。OPPO在印尼第一年實現了占有率做到7%。到了2015年,這個數字提升到20%。

當時,印尼主要的電商平臺包括被阿里巴巴收購的Lazada和阿里投資的Tokopedia。在OPPO進入印尼的2013年,電商在印尼占總零售的份額僅為0.5%,且發展緩慢。即便到了極兔成立的2015年,印尼線上網購收入也只有44.9億美元,占零售0.8%。而作為電商的天然基礎設施,快遞產業更是處于萌芽期。

李杰深刻感受到,印尼物流運輸效率極低,也發現了其中的創業機會。2015年,在OPPO R7 印尼發布會上,李杰對外公布,自己將卸下OPPO印尼CEO職位,投身新事業——J&T Express(極兔速遞)。

“現在,Ov(OPPO、vivo)在整個印尼差不多有2萬個銷售點。”根據IDC的數據,OPPO、vivo共占據了印尼智能手機市場40%以上的市場份額。印尼智能手機年銷售量已超6000萬臺,這意味著僅Ov兩家企業在印尼的銷量就能達到2400萬臺以上。背靠Ov的極兔可謂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

“實際上,極兔和Ov都是一個體系的。”江薇薇說,“ 極兔其實就是在Ov配送的體系上面長出來的,本來他們就需要配送手機這樣高客單價的商品,順帶做了一個物流體系出來,在邏輯上面是成立的。”

“Ov在東南亞下沉得非常厲害,兩條馬路交界的一個小鎮上,你在十字路口都能看到Ov的廣告。2017年,我了解到極兔就已經能做到年七八億的單量了。”江薇薇將J&T在印尼的發展一方面歸因于Ov強大的經銷商網絡,另一方面,她認為極兔趕上了印尼電商發展的機遇:“那個時候整個東南亞的電商滲透很低,快遞系統從無到有。”

2016年,印尼總統佐科提出大力發展電商的政策路線。目前,印尼電商的市場規模正在翻倍增長,數據顯示,印尼的電子商務市場在 2020 年的GMV規模超過 300 億美元,預計到 2025 年將達到 830 億美元。

“現在在印尼,J&T和1990年就成立的本土物流公司JNE是差不多大的,是當地最大的兩大物流。J&T運個手機從首都到省會到門店,運費空運差不多要20~30元一單,海運便宜,差不多2~3元。”上述OPPO代理商透露,“和國內對時效的要求不同,現在印尼的客戶還是能接受訂貨后5天到。”

獅子般的野心

東南亞不能再滿足這只“兔子”的野心。

2019年3月,龍邦快遞CEO饒國榮發文稱:“前年龍邦的發展也遇到了資金困擾,但所幸的是去年5月引入了攜帶百億資金進入中國開拓快遞網絡、快運網絡的投資集團。”

沒人能想到,收購方是一只出生在東南亞的“兔子”,而且這只“兔子”有著獅子一般的野心。2019年9月極兔通過收購,“借殼”龍邦快遞拿到許可證。很快,極兔在中國復制東南亞模式,把中國OPPO經銷商轉化為極兔的加盟商。

除了Ov系資源傾斜外,拼多多也在極兔的發展中功不可沒。

《棱鏡》報道,早期極兔90%以上的單量來自拼多多,對于下沉市場也十分關注,巧妙地選擇了低線城市作為突破口,又由于李杰與黃崢兩人都與段永平淵源不淺,市面上關于拼多多與極兔的關系出現質疑聲,有人認為拼多多與極兔有協同關系。

在種種猜測持續一年后,2021年4月拼多多在商家版APP發布聲明,澄清與極兔無特殊合作、無投資關系。的確,從市場角度來說,補貼與低價才是極兔席卷市場的核心原因。極兔起網后,不僅接入拼多多,還接入了當當網、蘇寧、有贊等11家電商平臺。如今通過收購百世,極兔正式進入阿里菜鳥體系。

“極兔的打法和拼多多很像,一套打到最低價,不考慮盈利的方式。在江西某個地級市,他們的價格基本上在1塊5左右,但是極兔基本上都是1塊2,如果一天發100萬件,這個數字很嚇人的,低三毛錢一天就便宜幾十萬。”江薇薇舉例說。

據《晚點LatePost》消息,2021年“618”期間,極兔的日單量一度突破3000萬單。此后,極兔的日單量有所回落,目前穩定在了2200萬到2500萬單之間。業內廣為流傳的說法是,10個月的時間,極兔補貼損失達到200億元。而李杰,在這場價格戰開始前便做好了心理準備,他曾告訴加盟商,兩年內不掙錢。

“極兔進入國內市場,走的是價格親民路線,目的是搶占市場份額,包括低價路線探底后轉為并購也是同樣的目的,總量達到后,可以調整整合的資源就多,就像老話說的‘量變引起質變’,當然這里面需要極兔苦練內部對資源整合的內功。”徐陽說。

極兔速遞成了攪動快遞行業的一條鯰魚,帶起了快遞行業的低價風潮。華泰證券研究所數據顯示,物流行業平均單價從2010年的24.57元/件下降至2020年的10.55元/件,2021年1月持續下降至10.21元/件。2020年,快遞行業單票收入降幅達到10%,通達系、百世、順豐單票收入降幅平均在20%~30%,但快遞行業單位成本的降幅基本只能維系在10%~20%。

最終,這場流血比拼以義烏郵政局因低價傾銷向極兔和百世開出了罰單結束。浙江省政府通過的《浙江省快遞業促進條例》,規定快遞經營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價格提供快遞服務,平臺型快遞經營者不得禁止或者附加不合理條件限制其他快遞經營者進入。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先把大家的利潤全部扯下來。既然極兔要這么蠻干,雖然原來那些老板已經上岸了,也是靠蠻干起家的,真正放下身價去打爛仗,誰能打贏誰還說不準。”一名快遞從業者說道。

2021年7月,壹米滴答宣布與上海匯森智聯速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森”)達成戰略投資合作。匯森旗下手握匯森、匯霖豐通、壹米滴答、優速四個品牌,其創始人正是饒國榮。值得一提的是,匯森的背后也有極兔的身影:匯森旗下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時擔任天津彬珊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監事,而天津彬珊的法定代表人同時任極兔國際的監事以及步步高置業旗下公司高管。至此,依靠資本大舉收購和低價補貼后,極兔逐漸在國內構建了其版圖。

不過,企業在快速發展的時候可以掩蓋其先天不足,若放慢速度短板就會暴露。

目前,極兔的倉配遠遠比不上順豐、京東、中通等多年深耕的競爭對手,虎嗅曾報道,“雙11”壓力大時,極兔因為物流用地問題搬了好幾次家,租地、漲價、搬家成本都很高。此外,經過收購百世等一通操作后,極兔急需對公司旗下數萬個網點進行整合,難度也不小。

再看看海外,極兔雖然也是雄心勃勃,但事實上,國內物流之戰膠著,眾多國內物流巨頭也開始瞄準海外。2021年三季度末,順豐完成了對香港上市公司嘉里物流的收購;菜鳥更是被張勇視為阿里海外戰略的基礎建設項目。這么來看,海外這場仗,對于極兔來說也并不好打。(劉哲銘)

關鍵詞:

為你推薦

尤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