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張一鳴半只腳踏進元宇宙

202203/1717:18
2022-03-1717:18
來源: 中國企業家

張一鳴半只腳踏進元宇宙

核心提示: 在互聯網經濟垂喪的背景下,元宇宙成為互聯網大廠們爭相追逐的未來。在盛大的畫卷展開之前,字節跳動們首先需要一張入場門票。

互聯網大廠裁員傳言不斷,Pico成為字節跳動為數不多仍在擴招的業務。

字節跳動正在為旗下VR業務Pico大規模招兵買馬。

服務器端開發工程師、人機工程專家、視覺感知算法工程師、軟件測試、電池專家……打開字節跳動招聘官網,《中國企業家》發現,截至3月15日,Pico的招聘崗位多達291個,分布在北京、上海、青島等地區。

2021年8月,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斥資15億美元,收購了VR一體機廠商Pico,并在數月內完成內部整合。在互聯網大廠裁員傳聞不斷的當下,Pico成為字節跳動內部為數不多仍在擴招的業務。

“Pico現在是難得的香餑餑,資源多,HC(Head Count,招聘名額)多,錢多。”一位字節跳動內部員工告訴《中國企業家》。字節跳動新上任的CEO梁汝波對Pico業務也極其重視。

在公司管理層調動上,據《晚點LatePost》報道,繼西瓜視頻負責人任利鋒之后,抖音綜藝負責人宋秉華、抖音娛樂總監吳作敏均將轉崗至Pico。

《中國企業家》獲悉,2022年春節前后,字節跳動內部還組織了一次Pico的內購,內購半價的優惠吸引了不少員工參與。字節跳動給Pico的年銷售量定了個目標:超百萬臺。

內部的熱情也傳導到了外部。在外界看來,2022年開年之后,字節跳動布局VR的節奏也明顯加快。

3月1日,在2022MWC(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高通宣布與字節跳動合作,雙方將就硬件設備、軟件平臺和開發者工具開發方面進行合作。據悉,此次合作主要針對XR(Extended Reality,擴展現實)技術開發,目標是發展全球XR生態。

值得關注的是,巨頭們也都在行動。同一天,蘋果公司申請的“面部接合部和頭戴式XR顯示器”專利獲得授權;高通與多家XR軟硬件廠商也已達成合作,比如扎克伯格的Meta Quest 2等VR頭顯正是采用高通XR專用芯片。高通總裁兼首席執行官Cristiano Amon(克里斯蒂亞諾·阿蒙)認為,“這(VR)是一個可能如同手機市場一樣巨大的機遇”。

前有扎克伯格探路,后有Pico做支撐。在巨額的資金投入背后,字節跳動急需啟動招聘、管理、對外合作等各種大招,加大在硬件、游戲、社交、以及多媒體內容等與元宇宙息息相關的各方面投入,以建立起完整的生態,為元宇宙蹚路。

團寵Pico

2021年8月,張一鳴斥資15億美元收購VR一體機廠商Pico的時候,很難不讓人想起2014年的場景。那一年,Facebook花了20億美元收購VR設備開發商Oculus,推出新型VR社交平臺Horizon,并在2016年10月宣布投入5億美元扶持Oculus內容生態。

2021年10月,扎克伯格將Facebook的名字改為Meta(取自Metaverse元宇宙),向外界展示了其入局元宇宙的決心。在此之前,扎克伯格曾表示要在未來五年內將Facebook轉型成元宇宙公司。Meta旗下VR一體機Oculus Quest 2于2020年上市,已售出超過1000萬臺。

相較之下,Pico是張一鳴在中國看到的希望。Pico成立于2015年4月,已經研發的產品包括Pico Neo 3VR一體機、Pico VR眼鏡以及Tracking Kit追蹤套件等。

與此同時,Pico與字節跳動一樣,也是一家全球化程度非常高的公司,擁有超過300人的團隊,在東京、舊金山、巴塞羅那、京畿道設有分公司,香港設立辦公室,線下銷售渠道覆蓋七大區域超過四十個國內城市。

此外,Pico的硬件生產能力和水平同樣讓外界羨慕,幾乎成為上一波VR浪潮中所剩不多熬過資本寒冬的企業。

Pico創始人周宏偉曾是歌爾股份高管,在歌爾股份工作了10年,主要負責青島的硬件研發團隊。目前歌爾股份既是Pico的股東,也是Pico的供應商,Pico所有產品的光學和硬件都由歌爾提供。更值得一提的是,歌爾股份同時也是Meta公司Oculus Quest系列主要代工廠。

在歌爾股份此前發布的2021年半年報中,還專門在財報中將VR板塊列了出來,歌爾股份對此解釋,“相比去年同期,主要是因為公司VR虛擬現實等產品銷售收入增長,盈利能力改善。”

2021年5月,Pico發布新一代VR一體機Pico Neo 3,開售24小時銷售額便破千萬元。據了解,Pico現已囊括349項已授權專利,范圍涵蓋圖像、聲學、光學、硬件與結構設計、操作系統底層優化、空間定位與動作追蹤等VR核心技術領域。

“Pico確實是當前國內VR領域的希望,但是在設備體驗上,目前Pico的產品在硬件、系統、算法、生態等方面與Oculus都仍有差距。此外,現在終端設備的銷售其實很大程度上是由IP內容生態的影響和拉動,字節跳動的內容生態還在籌建期。”一位體驗過多款VR一體機的游戲行業從業者告訴《中國企業家》。

眾所周知,在智能硬件領域,對芯片等重要器部件的主動話語權以及與供應商的合作緊密程度影響著硬件的質量。最新與高通的合作則意味著Pico有望提升其硬件設備的體驗。

根據市場調查機構IDC報告,2021年Pico在國內市場份額超過50%,排名第一。跟隨其后的是大朋VR、愛奇藝VR與HTC VIVE。但在全球,Oculus占據70%的市場份額。

搭建內容生態

收購Pico只是字節跳動布局元宇宙的第一步,在硬件之外,用戶要購買VR等設備更需要豐富的場景和內容。這也是為什么字節跳動將西瓜視頻負責人任利鋒、抖音綜藝負責人宋秉華、抖音娛樂總監吳作敏轉崗至Pico的重要原因。

雖然目前字節跳動在視頻內容制作方面還未建立明顯的優勢,但從管理層的調整能夠看出其建設與Pico匹配的內容生態的決心。

談及內容生態對元宇宙廠商的重要性,一位互聯網領域投資人向《中國企業家》分析:“縱觀當前元宇宙賽場的主要玩家,大致可分為兩類:第一類,三家互聯網公司,Meta(收購Oculus)、騰訊(收購黑鯊)和字節跳動(收購Pico);第二類,三家游戲機公司:任天堂(Switch)、索尼(PS)和微軟(Xbox+動視暴雪)。前三家互聯網公司的基本套路都是通過收購,形成軟件、硬件及內容為一體的運營能力,與游戲機公司進行抗衡。”

2022年1月18日,微軟以687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游戲公司動視暴雪,驚動了整個游戲行業。在收購動視暴雪會議紀要中,微軟CEO納德拉多次提到了元宇宙,比如“游戲是當今所有平臺娛樂中最具活力和令人興奮的類別,也將在元宇宙平臺的發展中扮演關鍵的角色”。

目前,微軟在硬件上已經推出了企業級MR頭顯HoloLens系列,為行業提供MR解決方案,并允許企業定制。而消費級AR頭顯HoloLens 3,預計會在未來2~3年內問世。

如果回看扎克伯格布局元宇宙之路,或許對字節跳動具備更多的參考性。

2021年12月,扎克伯格發布了名叫《地平線世界》的虛擬現實APP,一個有元宇宙意義的社交平臺,用來讓用戶在其中創建內容與互動。在此之前,2021年8月,扎克伯格還推出了一款遠程辦公軟件Horizon Workrooms,用戶可通過Oculus VR設備進入虛擬工作空間。

與此同時,扎克伯格對內容生態的建設同樣給予了極大的重視。2019年11月,Meta旗下的Oculus收購了VR音樂游戲《節奏光劍》(Beat Saber)的開發商Beat Games。2020年2月,Meta又收購了虛擬現實游戲開發企業Sanzaru Games。在游戲行業,《節奏光劍》對于當下VR設備的重要性,相當于當年《忍者切水果》之于當時的iPhone。

對內容生態的重視,正在逐漸變成Meta明顯的優勢。

2021年四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Meta內容負責人邁克·維多(Mike Verdu)透露,自2019年Oculus Quest平臺發布以來,Quest內容平臺收入已超10億美元,超過120款游戲在該平臺創造了超過100萬美元的收入。

當然,Pico也并不是字節跳動唯一的元宇宙布局。早在2021年4月,字節跳動就以1億元的價格投資了被喻為“中國版Roblox”的游戲開發商代碼乾坤,其代表作品是《重啟世界》。

字節跳動的游戲業務雖然始于2018年,但這兩年明顯加快了游戲業務的布局,先后投資了有愛互娛、止于至善、MYBO等眾多游戲開發廠商。通過收購+自組建的方式,字節跳動迅速打造出了自己的一支游戲團隊,在內容發展上勢頭不容小覷;另一方面,依靠抖音火山版、西瓜視頻等游戲推廣渠道,通過運營抖音話題詞等手段,字節跳動代理發行了多款游戲。

關于搭建軟硬件生態的決心,字節跳動曾對外表示,收購Pico后將支持其在VR領域的長期投資,并吸納Pico的軟件、硬件以及人才和專業知識的優勢,并逐步深化在元宇宙領域的長期投資。在資金方面,字節跳動已融資10億美元用于元宇宙開發,在不斷升級的互聯網巨頭競爭中尋求自己的元宇宙平臺。

未來市場前景

元宇宙的大熱,正在吸引越來越多的廠商加入這一戰場。

2022年初,據36氪報道,騰訊擬收購游戲手機公司黑鯊科技,收購后黑鯊整體將并入騰訊公司首席運營官任宇昕主導的事業群旗下。據悉,在完成收購后,黑鯊科技將進行業務轉型,業務重點將從游戲手機整體轉向VR設備。

從財報利潤上來看,騰訊已經是全球最大的游戲公司,能否與黑鯊合作再做出足夠的硬件爆款,對于騰訊在元宇宙的布局至關重要。畢竟,騰訊創始人馬化騰也曾對元宇宙的世界充滿期待。

2020年年底,馬化騰曾在騰訊出品的年度特刊《三觀》中寫道:“現在,一個令人興奮的機會正在到來,移動互聯網十年發展,即將迎來下一波升級,我們稱之為‘全真互聯網’……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的大門已經打開,無論是從虛到實,還是由實入虛,都在致力于幫助用戶實現更真實的體驗。”他還強調,全真互聯網是騰訊“下一個必須打贏的戰役”。

不過,現在并不是VR的第一波熱潮,早在2014年左右,國內互聯網就曾興起一波熱潮,但隨著之后的資本寒冬都硝煙散盡。

“2020年之前,VR/AR的軟硬件都還不夠成熟,例如硬件上給用戶帶來的眩暈感就是最大的問題,非常影響游戲體驗。此外,平臺非常有限,只有Steam、Oculus PC和VIVE三家獨大,甚至連可玩的應用程序也極少。”上述游戲行業從業者告訴《中國企業家》。

而如今,VR能借助元宇宙卷土重來,是因為在2020年之后,Pico、Side Quest、APP Lab和Oculus Quest相繼推出平臺,同時開發商大力擴展應用程序項目,其中Steam有6000多個VR應用程序。

IDC數據顯示,全球VR設備出貨量正在提速,預計2021年~2025年全球VR頭顯出貨量將保持41%的年復合增速。預計2021年的出貨量將由2020年的670萬臺提升到850萬臺,2025年更是將達到2860萬臺。

此外,匯豐機構預計,2021年~2030年,VR/AR應用程序的結構將會發生巨大反轉,從以游戲占主導變為以社交占主導。匯豐預計,2030年VR市場規模將達到450億美元,社交網絡VR應用將達到302億美元,占VR總需求的70%,游戲應用將達到90億美元規模。

在互聯網經濟垂喪的背景下,元宇宙成為互聯網大廠們爭相追逐的未來。在盛大的畫卷展開之前,字節跳動們首先需要一張入場門票。(趙東山)

關鍵詞:

為你推薦

尤物网站